1.      萬惡的起源

 

 

寬敞,帶著濃濃書卷氣味的書房中,Y&S的創始人,面色凝重的落坐其中。

 

拿起話筒,沉著的聲線有著不容質疑的請求。

 

   * * * *

 

兩雙長腿邁開步伐在公司裡來回行走著,皮鞋敲響大理石地板的清脆聲響,是公司上下眾女職員的福利。剛上任的金總裁與他的保鑣正進行著例行的視察。

 

「一切正常嗎?」金鐘雲低沉性感的嗓音,酥麻了正遞報表給他過目的女性職員。

 

「總裁慢走。」營業部組長欠著身,金鐘雲揚起秒人的微笑揮手致意。

 

嘖,虛僞。身為秘書的曹圭賢心裡碎念著。

 

「曹先生您也慢走。」曹圭賢轉過頭的燦笑,立馬也秒殺的半數的女性同胞。

 

腳跟一踏出辦公室,兩人的笑容頓時無影無蹤。

 

「鐘雲哥,我們剛剛的話題……」

 

「老爸找我,我有聽到。」手不耐煩的揮了揮。

 

「但…我剛剛分明聽到你接受了午夜12點的邀約?我記得老爺跟你約的是清晨五點……」圭賢額冒青筋的問。

 

「約清晨五點的人本身就有問題。」雙手一攤,在行銷部門門口站定。

 

伸出小小的手掌握拳「叩叩」。並向面色不善的曹圭賢挑釁的挑了挑眉。

 

「……」

 

待門一開,又是兩位公司裡的頂級尤物,金高富帥總裁,曹高富帥保鑣。

 

金鐘雲,Y&S集團的少爺,人脈廣闊,應該說,太廣闊了。

 

傳聞中見到女人就流口水,見到胸部就忘了爹。其實,就連男人,只要夠漂亮,也有辦法讓金鐘雲狼變。

 

天資絕頂的曹圭賢,被老爺從身邊硬生生的變成金鐘雲的貼身保鑣,兼保母與眼線。無奈,連腹黑成性的曹圭賢也拿這厚臉皮的淫蕩貨束手無策。

 

「嘖,連金厲旭也拿他無法,更何況是我?」曹圭賢是這樣辯解的。

 

金厲旭,金鐘雲目前維持最長久的固定伴侶,完全了解金鐘雲的習性與欲望,卻還是阻止不了他天天四處尋歡的獸慾。

 

「死性不改的狼。」金厲旭是這麼說的。

 

「那…現在是怎樣?」金鐘雲不爽的望著一旁的曹圭賢。

 

「老爺怕你五點起不來,打算現在就把你接回家。」圭賢笑咪咪的回答。兩人正在一輛加長黑頭車中,往郊外的住所疾奔。

 

「整整早了12個小時啊!曹圭賢你耍我阿!」掏了掏耳朵,嗯,老爺果然還是疼我的,就要把這傢伙交給別人了,居然半點捨不得都沒有,哇哈哈哈。

 

===凌晨五點半,機場===

 

「曹圭賢,我兒子呢?」金家老爺背手而立,一排西裝筆挺的人迎著機場大廳。

 

「老爺……剛剛說上洗手間呢。」

 

「他X的一定逃掉了阿…」萬分冷靜的說著這話,一部飛機正在降落。眾人冷汗如瀑布一般,曹圭賢尤其。

 

「沒關係,他不知道等著他的人是誰。曹圭賢,以後你就回我身邊,別在那死小子身後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了。」老爺語重心長的說。

 

嗚嗚嗚老爺你都看到了嗎?嗚嗚嗚來者何人阿是說?

 

 

「好好好,小甜心,等等我我稍後就到,嗯?」金鐘雲微笑著切了手機,走向他老爹的大門前。準備速速全身而退。

 

叩叩。敲了門,順手轉開門把,一進門,老爹已靜候多時。等等,那是?

 

「鐘雲哥!」燦爛的笑容,放大版的燦爛笑容,顯微鏡板的放大笑容。

 

啾!

 

抹了把臉「崔始源!你幹嘛你!」金鐘雲對著面前笑得紳士的男人吼著。

 

「打招呼。」雙手一攤,崔始源笑得好不開懷。

 

這,是金鐘雲的表弟。小時後總愛跟在他身後葛格葛格的喊,現在可好了,長成這副猛男德行。

 

「金鐘雲,你跟始源感情從小就好吧?」老爺這時出了聲,語氣中的小小不安感,逼出了金鐘雲的幾滴冷汗。

 

「今天開始,他來做你的貼身秘書兼保鑣保姆,不要為難人家。」

 

「喔……曹圭賢光榮下崗了是吧?」呿!原來是換個秘書阿。

 

「崔始源這幾年留學回來,學了不少,你跟他多切磋工作上的事情。好,你們可以走了。」大手一伸,送客。

 

   * * * *

 

「鐘雲哥!給你。」開心的從包包中掏出一個長方盒。

 

「這甚麼?」鐘雲隨手一接,一拆。是隻銀白色的流線型鋼筆。

 

「禮物唷。」伸出手想攬住鐘雲相較於自己窄小的肩,卻被冷淡的拍開。

 

「崔始源,老爹有幫你找住的地方吧?你先回吧哥還有事。」隨意將筆放入口袋,揮了揮手趕人,就這麼大步離去。

 

望著金鐘雲的背影,上一秒笑得和藹的崔始源,面露精光。

 

呵呵,鐘雲哥,你以為?

 

「你!你有病啊?」拉風的亮黃色跑車,後坐五花大綁著一位美人胚子。

 

「鐘雲哥,安扣(叔叔)說,非但要料理好你工作上的事,私生活也要注意。所以沒辦法,你怪不得我。」手握方向盤的男子,嚴肅的說。

 

「靠!那有必要把我綁成這樣嗎?」出自嘶牙咧嘴的金鐘雲之口。媽阿,被一個

猛男綁成這樣,根本有辱我雄糾糾氣昂昂的男性本色!

 

「聽之前的保姆說,你是那種抓了就跑關了就逃的個性,所以……」回過頭,崔始源一臉歉疚。

 

……曹圭賢……我明明也待你不薄。

 

 

在某個大男人的臥室裡,正上演著兄弟情深的戲碼。

 

金鐘雲鐵青著臉,森冷的看著崔始源遞到眼前「晚餐」。

 

照金鐘雲這個可愛的表弟說法,因為金鐘雲被綁住所以無法自行活動,今夜崔始源只好勉為其難的住下,又因為行動不便無法自行料理晚餐,崔始源也只好慷慨的幫助一下親愛的表哥。

 

掯!你是不會把我放開啊? 

 

「吃阿,我的手藝絕對沒問題的!」爽朗的笑稍稍瓦解了金鐘雲的反叛情緒,要說從前,金鐘雲是也滿寵愛這個嘴甜的表弟。

 

不過,這絕對不是在雙手被綑綁在後腰,兩條腿緊緊綁在椅子邊的狀況。

 

「對了,哥!」

 

「嗯?」

 

「你這樣,是不是也不能洗澡啊?身為你的表弟…我…」

 

「滾!!!!!!」

 

 

 

 

 ====================

是說,這篇前面其實還有一大部分是曹阿圭、金鐘雲、金厲旭三人的角力賽

但,直接進入源藝好了!

後續有機會再分享嚕?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9062572000 的頭像
a9062572000

翼瑄の腦補小天地

a906257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